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刘伯温高手免费资料 > 紫草 >

“银富顺”的“乡愁”实录

归档日期:05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紫草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238名进士,807名举人,托举起了“才子之乡”的骄傲;那一碗细嫩爽滑的豆花,那一碟油亮红润的香辣酱,成就了“豆花之城”舌尖上的记忆;

  两千年前的四月,眼前的这片乡野阡陌间,一定也如今天这样春风和煦桃花灼灼吧?

  汉武帝建元六年(前135),雒水(今沱江)之滨的紫色浅丘上,嗨咗嗨咗的号子声此起彼伏,豆大的汗珠撒落草丛,一群粗衣敝屣的精壮男人正各持器具挥汗如雨。

  凿井、汲卤、晒卤、去沙、煎制、烘干,然后,就有了一粒粒晶莹若雪的结晶。望着这些有滋有味的细小颗粒,他们幸福地将这口喷雪如金的盐井命名为:富义。

  “掘地及泉,咸泉上涌;熬波出素,帮赋弥崇。人以是聚,国以是富。”(南宋·王象之·《舆地纪胜》)。丰富的盐卤资源,高超的汲制技艺,极大地促进了富义的食盐生产、交易和社会的形成,一大批能工巧匠、手工业者、商贩和居民云集而至,逐渐形成了人烟稠密、市场繁荣的城市雏形。

  北周武帝天和二年(567),因盐置县,名富世。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(649),更名富义。宋太祖乾德四年(966),富义县升富义监。宋太宗太平兴国元年(976),取“富裕和顺”之意更名富顺监。明洪武四年(1371),再名富顺县并沿用至今。

  置县伊始的1450余年间,遍布乡村的各个盐灶前,大大小小的箩筐背篼里盛满了食盐;条条蜿蜒崎岖四面延伸的乡道上,一双双青筋毕露的赤足跋涉往返;一条条白花花的“盐流”穿过浅丘、山林、河流、村镇,向着各县、府、州滚滚而去……沱江之畔的川南小城,因富甲全川而有了“银富顺”的美誉。四川盐业经济,也由此而蓬勃。“至清雍正九年(1731),四川井盐产地已遍及40余州县,形成了富(顺)荣(县)、射(洪)蓬(溪)、南(部)阆(中)、犍(为)乐(山)、云阳等五大产区。到了嘉庆十七年(1821),全川盐井更是高达9620多眼,年销食盐3亿2350多万斤……”(《四川油气田史》)。两次“川盐济楚”的鼎盛之势,让四川成为了名闻遐迩的中国“盐都”。

  到了西汉,淮南王刘安酷爱道学丹术,于寿春北山筑炉练丹,以黄豆浆为引培育丹苗。结果长寿仙丹没炼成,却意外地发现了白若雪玉、细如凝脂的健康食材豆腐。三国时,豆腐制作技艺传入金川驿(即富顺)——丰足的大豆,天然的卤水,注定将于这片富饶的土地上碰撞出烂漫璀璨的“豆腐之花”!

  据说豆花的出现纯属偶然。某日,有盐工至豆腐店吃早饭,因急于出工擅自走进厨房,舀出尚未凝固的嫩豆腐蘸着盐水权当“下饭菜”。不曾想,这种原生态吃法的“半成品”竟然鲜嫩可口、回味无穷!豆花的吃法由此推而广之,经过千百年的不断改进、丰富,逐渐成为了富顺饮食生活中一道必不可少的美食。

  走在富顺的街头,各式豆花店如影随形。或以自制豆花的特点命名,或因店铺所处的位置命名,或以店主姓氏命名,“白玉豆花”“晶品豆花”“西邮巷豆花”“西湖豆花”“雷三豆花”“李二豆花”“余大豆花”等等等等,可谓百花齐放,缤纷一片。

  真正把富顺豆花推向川菜殿堂的,是一个名叫刘锡禄的豆花店主。1915年生于富顺县富世镇的刘锡禄勤劳聪慧、刻苦好学,在开店经营豆花的过程中不断学习、借鉴他人的豆花制作技术,博采众长,不断改进,终于将豆花做成了一门艺术:色白如玉、质嫩如饴、绵而不老、嫩而不溏、口感细腻,就连窖水也是清甜可口的。

  “富顺豆花味道长,吃下一口永难忘。”富顺豆花,由此真正成为了四川美食中的一道名品。2007年,这一独具特色的川南小吃制作工艺,被批准列入四川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自九顶山南麓奔泻而下的沱江,逶迤千里到了川南,气宇轩昂地划出了一个巨大的湾——湾里躺着的,就是富甲全川的“银富顺”。

  在为原野涂抹诗画图景的同时,一江碧练也肥沃了土地,湿润了气候,丰富了物产。在国家级商品粮基地县,省级现代畜牧业、农业产业、林业产业重点培育县的富顺,一种营养丰富、绿色健康的粮食作物大豆,正在万顷碧波的滋润下盛放着绚丽多彩的美食之花!

  大豆,古称菽,在中国已有五千年的栽培历史。司马迁在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中写道:“炎帝欲侵陵诸侯,诸侯咸归轩辕。轩辕乃修德振兵,治五气,鞠五种,抚万民,庆四方。”文中的“五种”,即黍、稷、菽、麦、稻。其中大豆因其营养全面、富含蛋白质,逐渐成为人们日常餐桌中最常见、最重要的一种粮食作物。

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富顺城郊蚕种场的地下室里,一间幽暗、狭小,以生产豆花蘸水为主的手工作坊悄然开工了。这就是2016年以品牌价值62.31亿元上榜“中国区域品牌价值评价榜”的四川远达集团美乐食品有限公司的前身。

  豆花之美,味在蘸水。为更好地突出川味麻、辣、鲜、香的特色味道,他们请来了地方美食创始人刘锡禄,不仅引进其自创的“糍粑海椒”制作技艺,更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对豆花蘸水进行多次改良,最终研制开发出了一种全新的高级复合调味品——香辣酱。

  糍粑海椒,即以富顺所产七星海椒为原料,经热水浸泡至皮脆后捞起,压去水分。先将花椒、大料、八角等香料按比例放入石碓窝里舂碎,复将海椒、食盐按比例放入碓窝一起捣舂,至各种食材香料茸茸和和糯如糍粑后取出。再以煎熟的菜油配制豆瓣、芝麻、花椒,遍淋海椒令其酥透溢香,有名的“糍粑海椒”就算大功告成了。

  酱油的制作也颇考究。精选上好酱油盛入大垆缸,将适量丁香、广香、肉桂、胡椒、花椒、沙仁、紫草、干松等中药材以纱布包裹,放入缸中浸泡四至五天,再把酱油放入锅里煎制、烧沸。

  万事俱备。打蘸水时,也还有先后顺序的讲究。摆碟,舀豆油,再放糍粑海椒,最后淋熟油入碟。这样的蘸水,才有油亮红润之色,香辣鲜醇之味……

  一碟小小的豆花蘸水,通过这样繁复、精细,精益求精的制作,呈现给你的已不再是一种美食的佐料,而真是一门美食的艺术了。

  “富顺一绝、香辣之冠”。这种拌、炒、烧、闷各法皆宜,与人们一日三餐密不可分的美味调料,自然赢得了巴蜀食客的青睐。经过三十余年的传承、创新、丰富、发展,如今的富顺香辣酱已是香飘海内,“蜀佳”“家佳乐”“关太婆”“盐都人家”“麦丰乐”“雷三”“李二”等品牌琳琅满目,现有规模化香辣酱生产企业11家,年总产量9万吨,总产值达15亿元!其中,美乐食品有限公司出产的“富顺香辣酱”成功申报为“国家地理标志产品”,“美乐”品牌被评定为“全国驰名商标”,产品覆盖全国,远销美国、日本、缅甸等国家和地区……

  如果说刘安发明了豆腐这一新的食材,那么,“银富顺”就丰富了豆腐的食用方法,成就了美味四川一种全新的特色名吃,并形成了根植于乡土的“豆花文化”。从大豆到胆水,从豆腐到豆花,再到“富顺一绝”香辣酱,一条完整的现代产业链编织着“豆花之城”的盛世之誉。

  鸡鸣三遍,金乌高悬。初春和风中的巍峨文庙内,又迎来了一年一度庄重、肃穆的祭孔盛典。

  在峨冠博带先生的引导下,一个个莘莘儒童整冠肃容,绕“数仞宫墙”,经“礼门”“义路”“圣域”“贤关”而入。过“泮池”,穿“棂星门”“大成门”,来到了“大成殿”前肃然静立。

  博学士绅整冠肃容,缓步登台。诵文字之由来,诩教化之重要。全县儒学齐吟经史之集,追忆圣贤之思。袅袅香烛中,一叩首,二叩首,三叩首,将光耀门楣的希望尽付十年寒窗中……

  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”(《管子·牧民》)北周武帝至北宋初年的400年间,地处边陲僚汉杂居的富顺,盐业虽盛却文风未开。到了宋仁宗景祐三年(1036),太常博士周延俊任富顺知监后,方努力兴教化、办学宫,培育士子。6年耕耘,富顺终于迎来了第一个进士——李冕。全县士民欢欣雀跃,于庆历四年(1044)在城南神龟山下集资建起了这座供奉孔子的文庙,时称“文宣王庙”。

  夜幕既破,朝霞满天。此后千年,经宋、元、明、清共21次修缮改建的富顺文庙留下了棂星门、大成殿、孔子石刻像、300雕龙、崇圣祠裸体男陶人“五绝”之奇,也迎来了更多的知监、知县、博学鸿儒,亲任教授解惑授业。238名进士、807名举人、863名贡生,共同托举起了富顺“才子之乡”的骄傲。

  走进那座纵深160米、占地10余亩,清道光十六年(1836)重修的文庙,恢弘的三进庭院将古朴的建筑、精美的雕刻、堂皇的气势一一呈现在你面前。肃立大成殿前,凝望那些丹柱碧瓦花窗飞檐,你是否看到了懵懂少年着长衫、挟书本,匆匆而来的身影?会否听见轻脆的童音悠然响起,如歌的吟诵滑窗而出回荡往复:“人之初,性本善。性相近,习相远……”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日月盈昃,辰宿列张。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……”

  发酵千年的馥郁文风,为这片乡土持续地灌注着才情和志趣,成为了紫色土地上心灵的皈依、精神的家园,培育了“戊戌六君子”之一的刘光第、“四川睁眼看世界”第一人宋育仁、“厚黑教主”李宗吾,以及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、红军将领邓萍等无数时代巨擘,风流人物!

  2001年,作为全国保存完整的29座孔庙之一的富顺文庙,被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千年的文庙,又将以另一种形式承载起“银富顺”文明的传承和弘扬。

  白花花的盐粒流出去,白花花的银两流进来。经济的富足让富顺人开始追求生活的高品质,开始欣赏并创造着生活之美。他们建起了千佛寺、回澜塔,修起了80座牌坊、巍峨的文庙,开凿了“甲四川”的富顺西湖,还有沱江之畔的“中国历史文化名镇”——赵化古镇。

  这是一座地处泸州、宜宾、内江三地中心,沱江三面环绕,鳌山背依而望的千年古镇。扼居川南咽喉的区位优势,便捷的航道水运、畅达的陆路交通,共同构建了始于宋、兴于明、盛于清的这处“古盐道上的交通枢纽”。

  伫立江边,遥望至今仍存的六码头、九口十八滩,你似乎能够穿越时空,看到这里曾经有过的万桅丛林,骡马如云。满载各种物资的舟车自成都、资阳、简阳、内江等地源源而来,融入了自流井涌出的滚滚盐流后浩浩荡荡逶迤而下。入长江,下五湖,通川达海……

  漫步古镇老街,虽然繁华不再喧嚣散尽,但那印满凹痕的光滑青石道,鳞次栉比的清代老民居,端庄大气的宫庙门楼,年代久远的灰墙黛瓦,仍然无声地散发着怡人心性的悠远雅韵。

  沿街的民居多为木、石、竹、泥混合筑就,一楼一底,古朴温馨。上为居室,下作商铺,经营、生活相得益彰。邻里相通,鸡犬相闻,接踵比邻的建筑透着一缕人间烟火味。窗棂、楼沿、门楣、房梁……无处不在的精美雕花,刻画着小镇人家对美的追求,对美好生活的热情向往。

  应该去刘光第故居看看。听听明月楼里的诵读声,拜拜普安寨下的“君子”冢,在建葺一新的光第公园里漫步,看看他少小立志、清廉为官的故事,感受他披肝沥胆上条陈、慷慨赴死醒国人的“君子”之风。

  走得乏了,就去临江的茶馆坐坐吧。泡一壶酽茶,你可以观碧水之秀,赏青山之逸,也可以斜倚竹椅吹牛谈天,玩牌下棋,或者什么都不做,就闭目养神晒太阳。总之,你可以用你觉得舒适的任意一种方式去享受这份宁静与安逸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etablo.net/zicao/10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