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苹果彩票登陆 > 雄黄 >

典藏版艺术电子刊首发中国绘画12种颜色领略极致东方之美

归档日期:04-25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雄黄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中国绘画色彩所取用的物料来自彩色矿物和草木花果。朱砂、藤黄、石青、石绿……它们是仕女衣裾上绽放的婉约花朵,是青绿山水中起伏的云雾丘谷。中国书画同样离不开水和墨,它们从文人的笔端流出,写尽胸中意气,风骨精神。现在,与我一起,纵横古今,重新认识真正的中国传统色彩。

  上匣真杭粉,微带碧色者,以指甲破之,其棱如锋,此上品也。色白而无锋者,火候过而质反粗。青色而坚者,火候不及,铅气未尽。皆不可用。粉好,只用清胶研成团,着槌上,以水化之,即能发亮。不可烝淘,忌烈火烘。冬月隔宿可用,夏月宿胶不宜。

  早期的妆粉,即白米磨研而成,《楚辞·大招》有“粉白黛黑,施芳泽只。”美人以白粉敷面,黛石画眉,令容颜美好。

  白色还有白土粉、蛤粉、铅粉等。古人用白土刷墙,江南的白粉墙边,月照画楼,翠竹成荫,入了无数诗客文人的书画。历来中国艺术家在纸绢上进行绘画,白色用蛤粉。凌霜白梅、江天雪景、沙汀寒鸟,粉白点染中国文人的澡雪精神。唐宋诗中所记美人,不仅以铅粉为妆,还将它加入香料调制成香粉。

  双料杭脂以滚水挤出,盛碟内,文火烘干。将干即取碟离火,多用几张,分作数碟。干后再以温水浮出精华而去其查滓,则更妙。初挤不过一二,再挤颜色略差,烘之以调紫色、牙色,嫩叶、苞、蒂等用。至点染花头,必用初挤。

  胭脂,因与西北燕支山同音而取其名,又称焉支、燕脂、臙脂、烟支等。燕支山所产红蓝花,整朵摘下,放在石钵中反复杵槌,由于其花瓣中含有红、黄两种色素,淘去黄色后,即成鲜艳的胭脂。

  “三千宫女胭脂面”、“淡染胭脂一朵轻”,胭脂可化妆,可染衣,它更是中国绘画中的重要颜料。花鸟画中,牡丹、海棠、红梅、荔枝等花果均用到胭脂。

  今天的化妆品也有制成花瓣状的胭脂片,将胭脂粉压在织布上,使用时用腮红刷沾粉涂面,虽不是中国的古方配制,却有中国的古意。

  用广青,略带葡萄色者为佳。罗筛去滓,用胶汧细,淘取其标,倾碟内,文火烘干。夏月分碟速干,恐胶臭也。凡烘颜色,须一人守之,时时侧动,则不枯焦。

  中国最早用作染料的植物词有两个:绿和蓝。“绿”字,通“菉”,指荩草,是制黄色的原料,加入铜盐可获得绿色;槐花的花蕊可制绿色,其花可制黄绿色。蓝色色素从板蓝、吴蓝、崧蓝、苋蓝和蓼蓝这五种植物中提取,而制造花青的原材料是蓼蓝。

  花青色,如邹一桂《小山画谱》所言,优选广东产靛青带葡萄紫色,用细绢制的筛子将杂质滤除,以动物胶研漂,沉淀后,上层细,下层粗,取上弃下。倒入碟中,文火烘干。

  藤黄,并非中国原产,唐代之前,从东南亚诸古国传入。这是一种明亮的黄色,它取自热带金丝桃科的海藤树,树高五、六丈,刀斫穿树皮,再割取树干,就会流出黄色液脂,接成后阴干,劈开竹筒以后即得固体黄色块,自然风干后贮存,百年不坏,因中间略空,称笔管藤黄。

  藤黄自带胶质,化水便可使用,轻便省事。绘画时,与花青可调出嫩绿,与佳墨相搭亦佳。

  赭石,在中国绘画中,它是薄暮时分江上生起的氤氲烟雾,是秋天的落木萧萧,是落花丛中停留的枯叶蝶,是平远清旷的富春山水。

  以赫石入画,传说最早的是唐代画圣吴道子,以赫石染树身,或仅以墨色作画,称为“吴装”,但吴道子画作无真迹留存,故传说不可证真。

  《芥子图画传》提到另一种赭黄色,即在藤黄中加以赭石,用来渲染深秋的树木,彩色苍黄,和春天的青翠嫩叶明显有别,山水秋景中,像山腰之平坡,草间之细路,都可以用这种色调来演绎。

  以镜面砂为上,乳细,取中心,用其标。另收大红,花反瓣用。好砂则竟无脚也。

  取佛头青捣碎,去石屑,乳细。用胶取标,即梅花片也。其中心为二青,染花最佳,其下为大青,人物大像用。

  中国画又称丹青,丹指丹砂,即朱砂,青,指青雘,也就是石青。石青是中国绘画色彩中最鲜明饱满的蓝色,用来表现色泽艳丽的丘壑林泉。

  制石青原料多种,有从蓝铜矿中提炼,也有蓝色石直接研磨。依形态不同,分空青、扁青、曾青、佛青等。

  以胶水磨用亦可。若欲多用,亦须淘定。凡石色俱不可搀和用,而雄黄气猛烈,触粉即变,尤宜慎之。

  雌黄和雄黄是一对矿物界的“情侣”,也被称为“鸳鸯矿物”。它们相伴共生在黄金石中,也叫石黄,生于阴阳两处而色彩不同,被分成雌雄双色,自然造化成就。

  雄黄又称鸡冠黄,和雌黄一样,中国古代画师用它研磨成颜料,色牢且鲜明,能千年不朽。雌雄二黄都有毒性,特别是雄黄,使用时须格外注意。相对雄黄,雌黄的色泽偏冷。

  金有青赤二种,俱要真金。将飞金抖入碟内,以两指醮浓胶磨之。干,则济以热水。俟极细后,以滚水淘洗。提出胶,而锈未去,则不能发亮。洗锈之法,以猪牙、皂荚子泡水冲入,置深杯内,文火烘之,翻滚半刻后,置杯于地,而纸封其面,少顷揭开,则金定而去其黑水。如此洗烘三四次,则水白而金亮矣。

  在中国艺术家的笔端,泥金总是隆重出场,或点或敷,为整幅画卷增加华彩,宋元之际画家马臻有诗:“西窗正是斜阳好,一带泥金抹远山”;

  历代重要的文书用泥金写就,或以泥金封装,秋举放榜,喜讯捷报称“泥金帖”;

  雕梁画栋,少不了泥金青绿,建筑彩画、壁画沥粉贴金,用装有胶和白粉混合的白石膏灌入细管,绘出立体图案,再施金箔,内填五色,斑斓耀眼;

  到这,我们才仅仅介绍了中国传统十二色彩部分内容,想要更详细更全面地了解中国色彩的来源与发展,想要知晓古人如何吟诗作画,想要在手机上鉴赏更多的中国古画,欢迎订阅#时尚芭莎电子刊#惜我华色艺术特刊!

本文链接:http://metablo.net/xionghuang/5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