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刘伯温高手免费资料 > 葫芦 >

翟天临葫芦娃一根藤上七个瓜 北电到底有多少秘密?

归档日期:05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葫芦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“张辉老师在给我们上第一堂课时,就说表演要‘情深意切’,这4个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当中。”

  什么样的博导能导出翟天临这样的“博士”?翟天临的博导叫陈浥,这位导师在2018年只负责了翟天临这一个博士毕业生。

  在翟天临事件越闹越大之际,其导师陈浥的水平也遭到质疑。在北电表演学院官网上,陈浥的介绍称其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表演专业。

  然而北电2014年通过的《研究生导师遴选办法及岗位职责条例》中要求,担任博导需要同时满足至少两个条件:1、博士学位或相当于博士论文水平和分量的原创性专著;2、5年内8篇核心期刊学术论文或2部学术专著。

  网友发现,陈浥最高学历仅为本科,论文在知网查不到,学术著作也非自己撰写而是与他人合写的。在硬性指标均未达标的情况下,陈浥却能当上博导,靠的恐怕就是“资历”二字吧。而他真正的学术水平几何,我等吃瓜群众就无从知晓了。

 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,张辉离婚后,娶了小自己24岁的女学生刘熙阳,给她拍电影、让她当女主角,自己给自己颁奖,把艺术创作活生生完成了过家家。

  根据北电官网的介绍,张辉生于1969年,艺术学博士学历。他是北电表演系90届毕业的,同学有王劲松(现北电表演学院副院长)、黄磊、姜武。

  在行业内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张辉是个演、编、导三栖影视人才,也曾有过闪闪发光的作品。

  比如,2000年,他和杜信联合导演的电视剧《皇嫂田桂花》,不仅是陪伴一代人的国剧,后来又连拍续集,成为大“IP”。

  这部剧讲的是浪子回头,重新开始人生之路的故事,主角找的都是李保田、姜武、闫妮等实力演员,算得上是制作精良的国产剧。

  但这些都并不妨碍该片在业内取得好几个大奖: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”优秀影片奖、第三十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、最佳男配角提名、第五届中国影视“学院奖”剧情片评委会特别奖、第二届伦敦国际华语电影节组委会特别奖。

  接着,张辉又在2017年产出了一部影片,便是如今“著名”的《一纸婚约》。

  或许真的是创作灵感枯竭到极致,张辉直接从自己的生活中取材,在《一纸婚约》中也讲了一出师生恋的故事。

  刘熙阳演的女学生叶子为了买房,不惜与张辉演的大学教授王枫假结婚,两人渐渐假戏真做。与此同时,王枫因为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,叶子竟表示:“生命虽短爱你永远不!离!不!弃!”

  影片最后,王枫醒过来的原因才叫狗血——得知没有被评上职称,已成植物人许久的他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……

  不知道是自黑还是把观众当傻子,他与老婆就这样公然地把夫妻俩的生活搬上了大银幕。为何要这样做?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刘熙阳说:“张辉老师在给我们上第一堂课时,就说表演要‘情深意切’,这4个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当中,我所有的作品在塑造人物形象时,都在努力求真。”

  为了讨好老婆,《一纸婚约》的首映礼就是在刘熙阳的老家内蒙古举行的。不止如此,除了让老婆在电影里当女主角,张辉还找来杨紫、张一山、关晓彤做配角,全方位陪衬刘熙阳。

  要知道杨紫、张一山和刘熙阳是同班同学,人家二位上北电之前就已是小童星,在老师的要求下给不出名的同学,啊不,师娘做配,好像看到了导师要求免费帮忙也难以拒绝的熟悉场景……

  当然,恋爱结婚、艺术创作都是自由的,张辉找谁当老婆、拍什么样的电影,旁人也不容置喙。但张辉拍这部电影的目的,不是为了取悦观众,也不单纯是为了取悦老婆。

  根据网友梳理,《一纸婚约》的出品方之一是“北京恩慧熙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”,这家公司法人不是别人,正是刘熙阳。不仅如此,剧组管钱的制作人益才还是张辉的外甥,也是当年张辉名下的免试硕士生。

  对于张辉的这种操作,网友评价得好:“我们没在乎师生恋,没有指摘别人的情感生活,但你为博美人一笑,拍这种垃圾片子,就是浪费国家资源。除非自掏腰包,然而自掏腰包本质上还不是国家发的薪?”

  虽然艺术建树不多,但除人为因素外,北电这些年因为各种话题从来没下过热搜,北电阿廖沙、北电侯亮平的爆料还历历在目。

  去年5月10日,微博用户宋泽尘Leslie_AM发表博文,称好友“阿廖沙”在北电就读期间,遭遇班主任(朱炯)之父(朱正明)性侵。可事后“阿廖沙”却遭到了来自老师和同学的排挤和歧视。

  此后,又有微博名为“北电侯亮平”的网友,实名举报北电多位领导、老师,称北电内部存在性侵、贪污、受贿等问题。

  尽管这些爆料在当时引发很大风波,但至今北电也还没有令人信服的调查与回应,落得个不了了之的结局。

  如果说和老师结婚的刘熙阳尚且还有一纸婚约,那连毕业证也没拿到的阿廖沙、侯亮平们,在北电求学四年,又得到了什么呢?

  北电作为艺术类顶级院校,握着全中国最好的资源,本应成为神圣的学术殿堂,现实中却这般乌烟瘴气。翟天临们打破的不仅仅是治学的规矩,更是千千万万莘莘学子对于学术之路的美好希望。头悬梁锥刺股才换来的机遇,在一些特权人士这里却是信手拈来,如何不令人气愤?

  被称为“中国电影界的泰斗”“中国第一电影教头”的北电周传基教授曾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在目前高等学府的影视学院中出现的教员骗子泛滥成灾的情况下,想靠我一个来消灭这些蟑螂虫是不可能的,它们的再生能力很强。这必须由你们学生自己奋起消灭之。如果你们自己都不关心自己,那就没有人会关心你们了。”

  可惜的是,警钟并未叫醒装睡的人。2017年,周老先生溘然长逝,害虫却依然不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etablo.net/hulu/9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