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苹果彩票登陆 > 葛根 >

西安报业传媒集团 数字报刊

归档日期:04-1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葛根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以前,在江淮一带,特别是在山区,野生葛根很是常见,在一些山坡或者阴湿的路边草丛都能轻易找到。作为一种野生藤类,它甚至在山里人家房前屋后的篱笆边生长着、攀爬着,没有谁会在意。即使可以想象,那绿色的藤叶在汲取着阳光与水分,那紫色的小花在吸收天地精华,也无人认为这藤下面埋藏的是堪称“千年人参”的宝贝。

  在难以温饱的年代,那些多年在山中自由生长的野葛,被晒制成干粮,既充实了山里人肠胃,更带来了富裕的希望。

  葛根内含葛根素、大豆黄酮苷、花生素等各种营养成分,还有氨基酸、蛋白质以及人体必需的钙、铜、铁、硒等微量元素,味道甘美,清热下火,是老少咸宜、物美价廉的滋补品。

  山里的老年人都知道葛根是好东西。以前,若有哪户山里人家没有一些珍藏的野生老葛根,要么是外地新搬过来的,要么就是这家老人不在了。从老人那里,我们这些孩子听了很多有关葛根的传说,为葛根在故事中几乎等同于灵丹妙药的神奇所吸引,都盼望着什么时候能找到一根“千年葛根”。山里常见老寿星,说不定就是缘于此。

  葛根可供食用,也可备药用。不同于有些地方,喜欢以葛根入菜或者煲汤,我们那里多将葛根洗成葛粉。“洗葛粉”算是一种葛根产业的专门术语,其步骤和洗山芋粉、洗藕粉相差不大,都要经过清洗、粉碎、磨浆、浆渣分离、沉淀、晒干等一系列程序,如果讲究的话,一百斤葛根也就只能洗出十几斤的葛粉。在野生葛根价格逐年上涨的情况下,不少厂家直接派人到山里收购,山里的野生葛根被挖得稀少起来,一些葛根种植基地随之也建立起来。

  但在山间,人们总还是习惯在自家房前屋后去寻挖葛根,然后手工洗成葛粉。在炎热的夏天和燥郁的秋季,吃葛粉是最合乎时宜的。将葛粉盛上几勺子倒入碗中,先用一点温水“醒”一下,水不能太多,轻轻搅拌稀释,然后再倒入适量的开水,水温要足够高,这时候再搅拌一下,就会变成很有质感的葛粉糊,呈半透明状,有点像果冻,也可以加点蜂蜜或者白糖,吃起来润滑可口,清香萦鼻。一碗下去,生津止渴,去火解热,无论是身体的疲乏,还是心理的郁结,都在这美味的葛粉糊里一点一点回甘消释了。

  爷爷最爱吃葛粉。其实不止是爷爷,我所熟悉的老一辈人,都很爱吃葛粉。常见他们拿着一个搪瓷缸或者玻璃瓶,里面盛着冲好的葛粉,作为当天的晚饭。爷爷家的房子在高处,他常常一眼就能看到我的动静。那时,我刚上小学,每天傍晚都搬着凳子在外面写作业,那作业不过是刚刚入门的抄写或者简单的计算,却足以让我抓耳挠腮了,为字写得不够好看而着恼,为又算错了答案而心急。这时,爷爷捧着他的搪瓷缸踱着步子下来了,将替我盛葛粉糊的小碗放在凳边,然后就站在边上看着,静静地看我写字。我喝上一口葛粉糊,莫名其妙地心也就静起来,继续耐心写了起来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etablo.net/gegen/2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