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刘伯温高手免费资料 > 扁蓄 >

草木如织 竹 · 君子有节

归档日期:05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扁蓄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一首赞美男子形象的诗歌。诗采用借物起兴的手法,每章均以“绿竹”起兴,借绿竹的挺拔、青翠、浓密来赞颂君子的高风亮节,开创了以竹喻人的先河。

  1、淇:淇水,源出河南林县,东经淇县流入卫河。奥(音“玉”):水边弯曲的地方。

  2、绿竹:一说绿为王刍,竹为扁蓄。猗(音“婀”)猗:长而美貌。猗,通“阿”。

  4、切、磋、琢、磨:治骨曰切,象曰磋,玉曰琢,石曰磨。均指文采好,有修养。切磋,本义是加工玉石骨器,引申为讨论研究学问;琢磨,本义是玉石骨器的精细加工,引申为学问道德上钻研深究。

  8、充耳:挂在冠冕两旁的饰物,下垂至耳,一般用玉石制成。琇(音“秀”)莹:似玉的美石,宝石。

  11、金、锡:黄金和锡,一说铜和锡。闻一多《风诗类钞》主张为铜和锡,还说:“古人铸器的青铜,便是铜与锡的合金,所以二者极被他们重视,而且每每连称。”

  12、圭璧:圭,玉制礼器,上尖下方,在举行隆重仪式时使用;璧,玉制礼器,正圆形,中有小孔,也是贵族朝会或祭祀时使用。圭与璧制作精细,显示佩带者身份、品德高雅。

  14、猗(音“以”):通“倚”。较:古时车厢两旁作扶手的曲木或铜钩。重较,车厢上有两重横木的车子。为古代卿士所乘。

  关于“瞻彼淇奥,绿竹猗猗”中的“绿竹”,历来有不同的看法。《毛诗》中说“绿,王刍也。竹,篇竹也”,认为这是两种植物;另一种说法则认为“绿”是指颜色之“绿”,绿竹为竹。

  朱熹《诗集传》便取“绿竹为竹”的说法,认为汉代之前,淇奥等地竹子仍多,“淇上多竹,汉世犹然,所谓淇园之竹是也”。我宁愿选择后一种说法,把这“绿竹”解为我们所常见的青翠欲滴的竹子。

  《诗集传》认为此诗是赞美卫武公的德行,“卫人美武公之德,而以绿竹初生之美盛,兴其学问自修之进益也”。绿竹初生时美好繁盛的样貌,正与君子对自身品质不断提高的追求相得益彰。

  “有匪君子,终不可谖兮。”君子如赤金白银、方圭圆璧,他的身影在女子心中摇曳,难以忘怀。以女子之眼见出,以女子的口吻道出,便有了摇曳的情味。

  这首诗咏唱的是女人心目中的理想男子,正如《秦风·小戎》所说的“言念君子,温然如玉”。《淇奥》用反复的咏叹,以各种稀世美玉做比,把这层意思表达了出来。

  君子温润如玉,君子也是高洁如竹的。《淇奥》以绿竹猗猗起兴,说的亦是君子的品格。

  中国文人有着对于竹的深情,这深情正是对于君子理想人格的企慕。君子的理想人格,高洁、疏直,不流俗。而这正与“未出土时已有节,待到凌云更虚心”(李苦禅)的竹之品格有着深深的契合。

  晋代的王徽之爱竹,《世说新语》中记载:“王子猷尝暂寄人空宅住,便令种竹。或问:‘暂住何烦尔?’王啸咏良久,直指竹曰:‘何可一日无此君?’。”

  苏东坡作《绿竹筠》:“可使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”把对竹的精神企慕,高置于食肉的物欲享受之上。

  而清代郑板桥更是以其画与诗,把对竹的企慕推至至高的境界,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”,这对萧萧竹叶声的谛听里,有一个清虚君子不忘苍生的胸怀。

  魏晋时期,在古山阳的嵇公竹林中,聚集着嵇康、阮籍、山涛、向秀、刘伶、王戎、阮咸七位名士。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,肆意欢宴,为竹林之游,这便是“竹林七贤”。

  “竹林游”也因之成为一个典故。后世遂用竹林宴、竹林欢、竹林游、竹林会、竹林兴、竹林狂、竹林笑傲等词,指放任不羁的饮宴游乐,或借指莫逆的友情。

  这七个傲然悠游的身影,他们不仅仅是身处清幽竹林中,他们的精神追求,更是与竹的品格有着深深的呼应。他们豪尚虚无,追求清静无为,蔑礼法而崇放达,纵酒昏酣,遗落世事,非汤武而薄周孔,越名教而任自然。

  竹子宁折不弯,中通外直,清奇而典雅,飒飒寒风中亦不改变自身的品质,而这正可比德于君子,与阮籍和嵇康等人的气节及其相合。

  这株竹,立于魏晋浩浩的天风里,枝叶飒飒,风过处有清响,清虚有节,可折而不可辱。

  据《晋书》记载,嵇康“身长七尺八寸,美词气,有风仪,而土木形骸,不自藻饰,人以为龙章凤姿,天质自然。”嵇康的朋友山涛对嵇康的评价,更是充满由衷的赞叹,他说:“叔夜之为人也,岩岩若孤松之独立;其醉也,傀俄若玉山之将崩。”

  嵇康不但仪表风度天下无二,是不折不扣的美男子,更是具有极大地人格魅力:挺如松,劲如竹,坚如石,傲如山,洁如玉,清如冰,“天质自然,恬静寡欲,含垢藏瑕,宽简有大量”。当时许多文士皆欲与之交。

  嵇康虽是魏氏女婿,但并不热衷于政治,不愿介入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的名利纷争。这位质朴男子理想中的生活,不过是隐居山阳,裸着背,在柳树下锻铁。

  钟繇的小儿子钟会对嵇康倾慕已久,轻裘肥马,宾从如云,前来拜访。对如此隆重的阵仗,嵇康亦只是视若无睹。他挥起的锤子,复又落下在通红的铁砧上。炉火映照着他古铜色背脊上的汗水。

  钟会在旁边站了许久,无趣而尴尬,转身讪讪准备离去。彼时,嵇康才发话,问:“何所闻而来,何所见而去?”钟会怔了怔,答:“闻所闻而来,见所见而去。”

  《晋书》说:“会以此憾之。”兴冲冲地做足了排场,去见自己的偶像,却被偶像泼了一头冷水。此事在胸怀并不怎么开阔的钟会那里,种下了芥蒂。

  此后,嵇康为好友吕安鸣不平,而被司马氏寻机罗织罪名,逮捕下狱。嵇康入狱立即激起了轩然大波,豪杰名士纷纷表示愿陪嵇康一同坐牢。

  三千名太学生,为嵇康请命。然而这些努力并未取得成效。钟会向司马昭进言,嵇康的影响力可能会威胁到司马氏夺取天下的宏图大计,劝司马昭趁此机会将嵇康铲除。

  司马昭于是援引“孔子戮少正卯”的春秋案例,判嵇康死刑。这对名利淡泊的男子,面对缓缓行来的黑衣死神,亦是从容镇定。

  临刑之日,嵇康于刑场上顾视日影,索来一把瑶琴,从容弹奏一曲《广陵散》,曲罢仰天长叹:“《广陵散》今绝矣!”

  据《述征记》记载,仙阳县城东北二十里,仍有中散大夫嵇康的旧宅。现今皆成农田废墟,而父老犹种竹木。

  文章来源:选编自书籍《草木有本心:诗经植物札记》(宁以安著,2014年3月出版)

本文链接:http://metablo.net/bianxu/985.html